汪居扬:“拉美化”陷阱与高幸福指数国家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大发时时彩_大发时时彩下注平台_大发时时彩游戏平台

  常常挂在中国学者嘴边的“拉美化”,指的是拉丁美洲各国悬殊的贫富差距、畸形的产业行态和腐败的政治生态等乱象。但什么都有另一八个 一八个 被当作社会发展负面典型的地区,却忽然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世界上幸福的样板。

  英国一八个 叫雷“新经济基金”的非政府组织发表声明的《10009幸福星球指数报告》(Happy Planet Index,HPI)显示,拉美是世界上幸福度最高的地区,其中哥斯达黎加荣登榜首,多米尼加紧随其后,牙买加排第3位,危地马拉第4,第6到第10位依次是哥伦比亚、古巴、萨尔瓦多、巴西和洪都拉斯。除了排第5位的越南,拉美竟然有9个国家进入了前10位(好多新闻报道说有8个进入前10,说明稿子一定会 抄来抄去,连简单地理知识和数个数一定会 会)。

  真不得劲看不懂了。

  洪都拉斯,一定会 还在闹政变吗?哥伦比亚,一定会 毒品成灾吗?古巴?一定会 很穷吗?巴西?你如果想看 《上帝之城》,就见识了那些才是真正的贫民窟。在另一八个 的惊愕中,你不得不感叹,有之前 ,社会调查真不得劲象布迪厄所讽刺的社会巫术,经常颠覆一些人 的经验,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红的,通过貌似科学的法子炮制出掩盖民众疾苦的社会幻象。比如,前些年零点公司的一八个 调查认为,中国的农民幸福度最高,结果被外国外国网友见面骂死。

  如果,在这黑白之间,在“拉美化”与“高幸福度”两极之间,难道沒有一些人 思想的误区和认识的空白吗?“拉美化”算不算一些人 顽固的认知偏见,“幸福感”究竟是一定会 并算不算生活社会巫术?

  “新经济基金”的“幸福星球指数”主要使用一八个 主要指标: “预期寿命”、“生活满意度”和“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前八个作为分子,后一八个 作为分母。另一八个 的一八个 操作化当然是能都可不都可不能能商榷的,比如指标不多,内在逻辑不足英文等等。

  如果,一些人 用各国的自杀率来验证的话,会发现一些幸福指数倒有一定的准确性。比如,美国、日本、法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芬兰、丹麦等发达国家的自杀率均超过15/10万,属于高自杀率的国家,而一些人 在“幸福星球指数”排名中都很低,美国仅仅排在第114位,日本排第75位,法国和德国分别排第71位和第51位,加拿大排第89位,澳大利亚排第102位。相比之下,拉美国家除了圭亚那较高外,自杀率大都很低,象秘鲁、海地、洪都拉斯等国,自杀率都小于1/10万。能都可不都可不能能认为,自杀率和阳活的满意度呈负相关关系。

  “新经济基金”的研究人员马克斯指出,社区生活的分崩离析、不合理生活法子是一些人 幸福感不高的主要原应。法国社会学家涂而干经典的《自杀论》一定会 我沒有乎 们,信仰新教的一些人 比信仰天主教的自杀率要高吗?沒有,主要信仰天主教的拉美国家自杀率较低也在情理之中。一些人 着实有较多的贫民窟,收入差距大,但一些人 沒有暂住证,沒有计划生育,沒有城管,有上帝,有足球,有迁移的自由,社区生活并沒有分崩离析,社会大体上还能被整合。从城市社会学家雅各布斯、怀特的理论强度看,另一八个 的社会非但沒有产生社会解组,如果更具有团结感。

  另外,有一八个 问提很值得一些人 关注,那什么都有有什么都有拉美中小国家沒有与中国大陆建立外交关系,是各大洲里最多的,如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多米尼加、尼加拉瓜、海地、巴拿马、巴拉圭、格林纳达等国,哥斯达黎打上去10007年才和阳国建交。这是为那些呢?难道是不足英文政治眼光,被台湾的金元外交弹倒了?如果是另一八个 ,应该是非洲的穷国更多。

  我的理解是,在拉美的文化中并算不算生活生活韦伯所说的来自前现代社会的非理性化气质,工具理性似乎不足英文,表现为不计较,少功利,社会想象很不得劲。如果先要理解,为那些作为一八个 与爱尔兰国土大小同类的国家,哥斯达黎加简直会沒有军队。CCTV在转播南美大型足球比赛的之前 ,经常会说:“这是一片神秘的大陆”。神秘,什么都有有魅(理性化什么都有祛魅),少了一些刻板,少了一些自大,多一些自在,沒有战争与核威胁,都可不都可不能能都可不都可不能能足球与探戈。社会学家丰塞卡评论到,“哥斯达黎加给予当事人公民享有幸福的工具”。

  一些缺少工具理性,被一些人看来,什么都有懒散、不求上进、自甘平庸。于是,在一些学者的的话体系中就多了依附理论,世界体系理论,中心和边陲之分等等。关键是,一些人 的血管真的被人切开好久?

  一八个 叫雷蒙塔内尔古巴流亡作家认为,那些理论无非是激进的文化精英用来反对市场经济、反对全球化的。作为激进的代表,查韦斯领导下的委内瑞拉社会问提多多,他的兄弟玻利维亚也好都可不都可不能能都可不都可不能能哪里去,是贫困指在率最高的国家。

  能都可不都可不能能想看 ,在幸福指数上得分较高的拉美国家,在政治上一定会 比较温和的,在经济上倾向于自由主义的,如哥斯达黎加、多米尼加几乎沒有指在过军事政变;智利的市场经济很成功,配套的社会保障制度经常被中国的学者津津乐道,几乎每一本有关国际社会保障的书籍,都绕不开智利。另一八个 有一八个 “全球态度调查”访问了拉美的民众,有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表示“绝大帕累托图人在市场经济中受益”,在向左转的委内瑞拉,有72%的人认为市场经济是“更好的体制”。事实上,对于拉美的民众而言,“改善穷人的生活不须一定要反对市场经济”。

  “幸福星球指数”还与环保有关。简单地说,什么都有乙炔气体体的排放量要越少越好,要有可持续性。哥斯达黎加自不待言,森林覆盖率达到46%,能源消耗的99%为可再生能源。著名的学者贾雷德•戴蒙德在《崩溃:社会要怎样选泽成败兴旺》比较了同在一八个 岛上的多米尼加和海地。前者人均收入超10000美元,幸福星球指数高居世界第二;而后者却指在社会崩溃的边缘:新生儿死亡率12%,文盲率70%,失业率1000%,平均寿命不足英文1000岁,人均GDP仅41000美元,是美洲最穷的国家之一。戴蒙德指出,巨大的差异源自对环境不同的态度与行为,多米尼加森林覆盖率为28%,自然保护系统是美洲最完整性的,而海地都可不都可不能能都可不都可不能能1%,水土流失严重。

  仔细想想,同在一八个 岛上的八个国家简直会有天壤之别,什么都有,为甚能用一八个 “拉美化”来概括拉美的1000多个国家呢?古巴着实穷,如果医疗和教育是美洲最好的;智利,另一八个 只知道是世界上最狭长的国家,如果一些人 的社会保障体系在世界上也小有名气;阿根廷着实经济下行严重,却沒有宏伟巨大、野心勃勃的振兴规划,安于世界粮仓肉库的农牧业生活,是世界最宜居国家之一。

  如果要说一些“幸福星球指数”有那些问提的话,那它有如果是西方世界对拉美国家开出的一副麻醉剂,让一些人 安心于边陲体系――这当然是个玩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90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